咕咕咕资讯

  原标题:常艳求职记:衣俊卿事件后继续讨要说法,经营淘宝店收入微薄

 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

  2013年7月31日,在实名认证为“常艳博士”的新浪微博上,常艳连续发了十多条微博,第一条为公开求职信,接着话锋一转,把矛头指向中央编译局前任、现任领导,声称自己手里还有东西,而且不是生活作风的问题……

  尽管微博的火力十足,但发出后并未如常艳料想的那样引起轩然大波,当天她除了接到之前导师的一条短信外,没有任何一个与之相关的人或者部门和她联系。“他们都很了解我了,知道我说完也就完了。”她自嘲说,自己在发完求职信后越想越生气,“我就是想要个说法。”

  没多久,常艳沮丧地发现,自己的微博被禁言了,“能看不能说”。“我想不通,为什么就让我处于这样尴尬的境地?”

  常艳,山西师范大学(下称“山西师大”)政法学院副教授。2012年12月,因未能如愿调入中央编译局工作,她怒而在网上公布自己与该局原局长衣俊卿的婚外情史,从而导致后者“因为生活作风问题”被免职。而常艳自己也被原单位“挂”起来,未获准回去工作。目前,她在淘宝网上经营一家小店,售卖服装。

  她努力想要忘掉过去的痛苦经历,开始新的生活,却又心有不甘。尤其是在数次与山西师大沟通、希望回去工作遭拒后,她以“手里的东西”再次向中央编译局施压。

  关于自己和衣俊卿的事,常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无论是谁对谁错,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但为什么要让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来承担这么多?

  针对常艳的抗争,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中央编译局和山西师大欲采访,未果。

  “不能这样不明不白”

  事实上, 7月31日之前一个星期常艳就没有再更新微博了,那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得知中央编译局要在7月底召开2013年博士后工作会议。

  常艳因此心里很难受—人家在上班开会,自己却憋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。“我当时就想不要再丢人了,还是安静一些,其实我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。”

  等到7月30日博士后工作会议开完,常艳已经压抑到极点的情绪在次日大爆发—上微博爆料。“我的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希望无论山西师大、中央编译局还是相关部门,能给我一个说法。”她说,按照世俗的想法,自己可能真的是道德败坏。但即使这样,也应该给自己一个说法。

  2012年12月,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12万字的“写实小说”《一朝忽觉京梦醒,半世浮沉雨打萍》,讲述自己从2011年7月开始到中央编译局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的详细经历:她希望从原单位山西师大调出档案、调入中央编译局工作,为此曾向当时的局长衣俊卿行贿,并多次与其到酒店开房,但最终因山西师大拒绝放档案而未能如愿。

咕咕咕资讯

原标题:常艳求职记:衣俊卿事件后继续讨要说法,经营淘宝店收入微薄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 2013年7月31日,在实名认证为“常艳博士”的新浪微博上,常艳连续发了十多条微博,...

阅读全文 »
 

吉祥坊之塞班岛

概述 塞班岛属于正西太平洋壹岛。面积122平方公里。岛上多丘陵,最高点塔波乔地脊,海拔466公尺。岛上设商船坞和国际机场,人条约38,896(1990统计)。即兴首要出产产甘蔗、椰乾,亦产...

阅读全文 »
 
 
About Simple Magazine

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.

Learn more »
Help & Support

Quam velit dapibus quam, ornare suscipit tortor nisl ut tellus.

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(FAQ) »
Get in touch

Phone: +46 7152 5412
Email: info@simplemagazine.com

Online contact form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