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895】他逃不出她的掌心!

  安琪的脸色瞬间僵持在脸上,久久没有散去。

  一家人?

  这么说自己不离开公司就要面临被赶出季家的结果吗?

  这或许是她唯一留在季家的机会?

 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,“不管怎么样,她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  恰巧,季母从楼上缓缓的走下来,好奇的说道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,犯得着你们在这里大呼小叫吗?”

  季父伸手指着季非离和安琪,声音显然有些不屑,“你瞧瞧非离这个样子都是你惯的,竟然三番五次的不顾公司的安危来帮着安琪合起火来气我。”

  安母见状,倒了一杯水递在季父的手中,依旧充满着好齐心问道,“究竟是何事能把你气成这般模样?”

  “你去问问你那个好儿子。”季父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季非离,随后抱着被子喝了几口水。

  “非离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季母坐在季非离的身边,视线从安琪的身上一闪而过。

  季非离没想隐瞒,如实解释道,“因为公司有人在安琪的背后嚼舌根,所以我就开除了几个员工,没想到却惹得爸这么生气。”

  安母这次没有向往常一样再向着他们说话,脸色却也明显的发生了轻微的变化,“公司的员工本就是跟着你爸一起打拼下来的人,被你草草开除,他的心里自然不会好受。”

  “我明白爸的心情,但是我也不能任由安琪被他们欺负吧。”

  季非离扇动了下细密的眼睫,认真的说道,“倘若我视而不见,那不正应了他们口中的话了吗?”

  “区区几句闲言碎语你们又何必当真,再说你这第一天上班这不是存心想要给你爸添堵么。”

  安琪的鼻子瞬间就酸了,就只听她闷闷的说道,“我都已经知道错了,再说我又不是有意的。”

  安母这句话简直就是一棒子将她打入深渊,“不管你有意也好,无意也罢,总之给公司带来流言蜚语就是你的不对。”

  安琪的心不停的泛着酸,“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为了自己不离开季家,位置不会动摇,她索性低一次头又有何妨?

  再说掉几滴泪又不会怎样。

  季非离将所有的期望全部落在了季父的身上,眼神里充满了期待,“您看安琪也知道错了,你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好了。”

  因为他知道,如果一味的再继续闹下去,事情只会越闹越僵。

  一来是顾及季氏集团的面子。

  二来是不想让安琪与他们闹得太僵。

  季父不冷不热的声音传出来,显然是说给安琪听得,“既然知道错了,你就应该识相点离开公司,不要在给非离添麻烦了,这样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,反而会影响他在公司的地位。”

【1895】他逃不出她的掌心!

安琪的脸色瞬间僵持在脸上,久久没有散去。 一家人? 这么说自己不离开公司就要面临被赶出季家的结果吗? 这或许是她唯一留在季家的机会?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个声音打断...

阅读全文 »
 

不到来城市要押注吉祥坊汽车吗?此雕刻是个

本文系网善智能工干室(帮群号 smartman163)出产品。聚焦AI,读懂下壹个父亲时代! 【网善智能讯 7月21日音耗】此雕刻是扣儿条约地铁上的装置静壹雕刻。鉴于提交畅通的不到来很难预...

阅读全文 »
 
 
About Simple Magazine

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.

Learn more »
Help & Support

Quam velit dapibus quam, ornare suscipit tortor nisl ut tellus.

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(FAQ) »
Get in touch

Phone: +46 7152 5412
Email: info@simplemagazine.com

Online contact form »